豹龟和苏卡达哪个好养

专访《动物世界》导演韩延 | 我想告诉世界,年轻人该有的态度

2018年07月02日

-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

discover the new value of entertainment

导 语

“宁可做一辈子披荆斩棘的小丑,也绝不会变成你们这群人渣的样子。”——《动物世界》

作者|陈艳

最近上映的《动物世界》改编自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的一部电影。影片讲述了生活中的Loser郑开司,在被朋友背叛之后,登上邮轮“命运号”,参与了一场没有规则赌博游戏的故事。

很多人都在说,和励志的前作不同,《动物世界》是韩延的一次新尝试,影片呈现一种黑暗系的质感,在极致环境下深剖人性,残酷游戏中又闪现人性的微光。

 

“人和动物最基础的区别是直立行走和实用工具。但从精神层面来讲,人之所以高级,在于我们存在文明体系,有道德约束,做人要守住这个底线,这个世界才能变得更有秩序。”这是韩延想要通过电影传达给观众的东西。

电影里有一句强调了主旨的台词:“这就是人性”,韩延曾经反复剪掉过这句话,但是最后还是保留了,“遵从自己的内心吧,这句话是原著的核心,也是我拍这部片子的初衷。”他也希望自己最终没有辜负原著。

 

我想告诉世界,年轻人该有的态度

 

《滚蛋吧!肿瘤君》成功之后,韩延一直在寻找自己接下来做的东西。也正是这个时候,他遇到了《赌博默示录》这本漫画,看完之后非常喜欢,也觉得和自己一直以来想要表达的内容非常契合。

 

“年轻人在这个世界上,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活着。”是韩延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一直想要拍这样一部电影出来,给年轻人们看看。“漫画的文本,比我心中的想法更极致,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形形色色的人物,很像这个世界。”他很快决定就拍要这个。

 

韩延觉得带有推理和悬疑非常考验一个导演的叙事逻辑和能力。“因为稍不留神,就没办法勾着观众走下去了。”

 

电影中,韩延把一场剪刀石头布输赢换星的卡牌游戏,升格到了一场关于人性剖析的心理游戏。主角开司在游戏中运用了心理学、逻辑学(苏格兰黑山羊理论)、博弈论,还有考验记忆和数学的算牌。期间这场游戏还有buff加持,例如可以贷款换星买卡。这是一个没有规则的世界,充斥着算计和被算计,骗人也被人骗,有团队战斗,有单打独斗。

 

从《动物世界》的剧情走向,我们能看到韩延极强的导演掌控力,用张弛有度的叙事节奏牢牢抓住观众注意力的同时,也能用精彩的推理和心理分析让观众沉浸其中。作为观众的我们也没有被韩延抛下,剧情推进中,随时有开司的旁白解说,这让整个故事走向逻辑清晰,条理分明,让没有看多漫画的人同样能看得明白。

不过,采访中,韩延还是表示这次的改编颇有难度。“最大难点在于我必须让这个人物,神似原著里的伊藤开司,但又具备电影人物的本土化和真实感。”

 

原著的二次元世界里,人物角色相对简单直接到极致,而电影观众并非全部都是二次元。韩延要给这个原著里标签化、平面化、符号化的设定,增加更多不同的侧面。

 

漫画里开司没有背景设定,这也是韩做的最大改编。电影中,开司的父亲失踪、母亲成为植物人,有一个女朋友是护士,有一个损友也是他上“命运号”的契机,他的工作是扮演小丑,这也是韩延给他的保护色。他从家庭、情感、工作、生活处境等等侧面,尽量让开司这个人物丰满起来。

 

这些包袱和伏笔,则关系到接下故事的走向。比如:开司从小黑屋出来的契机,是女友那里了解的医学知识,让他看到了破绽。童年遭遇和现实处境综合的原因,是开司上船的动机,也和之后所有的命运勾连上,也是后续整个系列故事推进的必要线索之一。

 

直到现在,韩延依然觉得前期改编工作是所有工作中最复杂的。

 

漫画改编要丢掉二次元的视觉呈现特点

 

值得一提的是,《动物世界》的电影特效颇受观众青睐的部分。电影开场就来了三段开司“百怪斩”的动作戏,给观众极大的视觉冲击。而且开司幻想的飙车打斗桥段,细节效果非常突出,从街头到巷尾,从车库到隧道,爆破、打斗一应俱全,就连高速行驶的车窗外的细节都有考虑到。

 

听导演韩延说:其实电影的特效预算并非大家想象中那么高。我们在初期把资料发给了几家特效公司,维塔主动联系我们,说有兴趣参与此片的特效制作。

“特效制作团队每天的日程表安排非常细,我们每天必须按照时间表去进行反馈,也会按时再反馈回来。”特效制作过程中,这种严谨的、流程化的工作方式,让韩延受益匪浅。

 

从这件事情上,我们也能看出,韩延对自己要什么很清楚,他也知道改如何取长补短。

 

聊到演员的表现,韩延表示,其实自己对拍摄的要求很高,因此需要演员空出大量的档期。当决定由李易峰主演后,李易峰停了几个月的工作来研读剧本等待韩延的筹备,这个举动让韩延十分感动。

 

而且前期李易峰的仔细筹备,也让整个拍摄非常顺利。聊到主演李易峰的表现,韩延十分满意:“开机前我们有足够的沟通,现场拍摄我们不会有争议,只是把我们的想法展现出来。”

 

造作过几部商业片后,韩延对商业片角色的演绎有一些想法,他认为很多类型片的角色是无法体验的,“体验派是一个特别荒诞的事,钢铁侠、超人怎么体验?我觉得体验派在商业片里是不试用的,我觉得方法派在这里更合适。”韩延说电影的反派主演道格拉斯,是典型的方法派演员。这次道格拉斯颠覆了,他多年来所受导演教育对表演的认知。

 

演员对世界是有感触的,怎么演肯定都有体验在里面。但我觉得体验角色不如靠想象力去设计角色。而且体验派在商业片里有很多掣肘。“郑开司这个角色,我给了易峰很大的压力,他花了很多时间去设计或者感受这个角色,看了很多电影去寻找角色的造型感,包括这个人物心里的、戏剧上的东西。”

 

聊到拍摄中,是否会参考漫画分镜的问题时,韩延告诉记者,其实很多时候,漫画为了烘托人物情绪和剧情气氛,分镜角度太夸张,但现实里实现的话,这些镜头在摄影机里并不好看,也没有美感。

漫画分镜逻辑和电影分镜逻辑完全不同,这也是漫改电影在呈现效果上很难保留二次元气质的原因。如果过渡追求原著气质,作品会出现强烈的违和感。

 

韩延认为,改编作品可以尊重漫画的故事逻辑,但更拍摄时要丢弃二次元视听呈现的特点。

 

聊到这里,他举了一个例子:在漫画世界里,开司有很多大开脑洞的幻想,画面、角度、已经都不是现实世界会出现的。“他是一个随时都会开挂的男人。”韩延这样形容自己的主角,这是漫画中开司的特质,虽然这种设定在漫画世界不突兀,但在电影世界则完全行不通。

 

为了让主角开司在开脑洞时并不突兀,韩延设计了一个小丑形象,在开司的一些幻想情节里出现。小丑形象是从开司的人物特质出发做的角色设定,怪物形象则融合了多个元素,是小丑这个空间里的动物扭曲的镜像表现,也代表了开司看到的游戏参与者的心理扭曲状态。

 

他解释到,这个小丑是开司的保护色,是他童年经历的一个烙印,也是电影二次元气质的代表。“我努力想通过技术、场景、特效等很多方面,把郑开司脑袋里的脑洞幻觉呈现出来。”这种略带“中二”、漫画式的影像展现,不仅是叙事上的创新,也是在视觉表现上的一个特别尝试。

 

韩延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也是一个已经抓住商业片命脉的导演,他能很好的掌握商业性与电影艺术的平衡。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三年前他说要再给自己一个三年,而现在《动物世界》就是他最好的答卷。

1

END

1

【往期精彩内容回顾】

偶像养成成潮流,接棒101的《明日之子》第二季将如何规划发展音乐偶像?

浮浮沉沉二十余载,台湾综艺制作人北上生存图鉴【烹小鲜】现已入驻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新浪看点|网易号|凤凰网

新浪微博|企鹅号|UC头条

请猛戳右边二维码

公众号ID

pengxx01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