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龟和苏卡达哪个好养

与朱迪·丹奇、休·杰克曼合作,这位大神级导演如何创造《猫》

2018年08月01日

近日,特雷弗·纳恩以音乐剧《猫》原版导演的身份出现在上海大剧院,分享正在大剧院上演的《猫》的创作回忆。距这部音乐剧上次亮相上汽·上海文化广场演出还不满一个月,这么短的间隔后在申城二度上演,《猫》仍然一票难求。

 

纳恩在上大学就熟读艾略特的诗,“他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他的诗既是为了儿童也是为了成人而写。”音乐剧《猫》来自艾略特的儿童诗歌集,讲述在一个特别的夜晚,杰里科猫们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舞会。形形色色的猫儿悉数登场,为争取唯一的重生机会,用动人的歌声和迷人的舞姿娓娓诉说各自的故事。舞台上20多只才华各异的杰里科猫,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经典时刻。“最初,我们只有十首歌,来自艾略特的十首诗,没有情节,只有旁白。我觉得一定要有故事。我看到了一首诗,描写杰里克的一群猫,它们每年都聚会。猫有九条命,我想,它们每年聚会,是不是决定谁能获得重生的机会?”

纳恩透露,《猫》通过演员的头脑风暴中不断完善,“最开始演员不知道自己扮演什么角色,他们先思考猫如何作息,赶到欢乐、恐惧、无聊的时候又会如何动作。他们趴在地上尝试模拟猫的动作,四肢着地,爬来爬去,有时候抬起双足。经过编排后,这些都成了观众现在看到的舞蹈动作。把猫的习惯性动作学会了,他们还要学会塑造不同猫的不同性格。我给每位演员三个词,比如紧张、兴奋等等。《猫》里有24只猫,每只猫都有不同的词,演员再根据这些词去构想自己的表演。

 

纳恩坦言,创作一大难度在于艾略特经纪人要求,音乐剧里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按照原文来,“我干脆用诗集中的短句,拼拼凑凑成了‘魅力猫’的歌。韦伯为此创作了一首很棒的曲子。”《猫》里的24只猫性格各异,有些来自诗歌,有些则是纳恩与韦伯的想象。“犯罪猫”在诗中被形容为是一只神出鬼没、像蛇一样的猫,是猫群中的破坏者。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它迷恋母猫狄丽特,每次出现在聚会上就想抓狄丽特,而“英雄猫”和狄丽特之间是情侣关系。一定要有一场“猫斗”才有意思。“摇滚猫”以“猫王”的形象为基础塑造,母猫们为它疯狂。它十分叛逆,如果有小猫学它的动作,它就会换一个动作,一定要和别人不一样。“魔术猫”有一场独舞,这支舞一定要非常魔幻,像变魔术一样,让人眼前一亮。“保姆猫”很容易犯困,白天懒着不动,晚上就换了一个样子,它会抓老鼠,不吃,而是组织它们如同军队般行进,”我们选择踢踏舞去表现,因为踢踏舞很有节奏感,能体现军队的感觉。每只猫之间的关系逐渐显现出来:有些猫是朋友,有些是敌人。有部落,就一定有首领,于是有了‘领袖猫’。我脑中还出现了这样的画面,所有猫都在喊:‘我我我,快来选我。‘这让我想到了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歌舞线上》,《猫》就是猫版《歌舞线上》。”

纳恩还透露,著名演员朱迪·丹奇原本将饰演“魅力猫”,“我和她有过合作,她是最棒的‘麦克白夫人’。排练时,她一人分饰魅力猫、保姆猫。可惜由于跟腱断裂,她失去了演出机会。我们失去了最有名的演员,不得不重新选演员。保姆猫有替补演员,但寻找魅力猫是非常困难,我们后来找来了伊莲·佩姬,她唱了《回忆》,录制了唱片,成为排行榜第一名。唱片流行保障了后续巡演和剧的流行。所以换演员是幸运,也是不幸,新演员给了我们运气。”

 

纳恩对那些想投身音乐剧的演员们提出忠告:时代不同了,音乐剧演员需要唱、跳、演兼备,不可有任何短板。“多年前我在澳大利亚为《日落大道》选角,来了一个年轻小伙子,他唱歌、跳舞都很棒,但是讲话太糟糕了,带着浓重的澳大利亚口音。神奇的是,当他表演《亨利五世》,一开口,澳大利亚口音完全消失了。他深深地吸引了我。同事们偷偷地催我,赶快面试下一个人,‘我不用看其他人了,就是他了。’面试结束,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休·杰克曼’。是的,他就是你们熟悉的‘金刚狼’。”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张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