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龟和苏卡达哪个好养

四川安岳石刻保护困境: 老年文管员和狗成文保主力

2018年08月14日

石刻区内的监控系统。上游新闻记者 胡杰 摄
今年8月4日,网友许鑫NixUx等在其微博、微信公众号上持续曝光四川资阳市安岳县封门寺石刻大佛遭遇油漆重绘、水泥修补事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议。
8月10日,重庆晨报记者赶到安岳县实地探访发现,由于安岳县石刻文物多达10多万尊,资源非常丰富,分布呈现点多、线长、面宽的特点,加上用于文物保护的资金人力不足,技术缺乏,当地文物保护面临极大困境,文保的主要力量竟然是居住在文物点的老年文管员和狗。
去年,安岳县更是发生一起盗窃佛头案件,最终依靠68岁的文管员舍身抱住文物贩子的车轮,才最终将文物贩子抓获归案,将被盗佛头追回。

千佛寨内的石刻造像。
信众筹资
给结印佛披上彩色油漆

网友许鑫曝光的用油漆重绘的封门寺大佛位于安岳县高升乡云光村。8月10日下午,重庆晨报记者在安岳县文物保护局文保股股长黄科进带领下,从县城出发前往现场查看。
高升乡位于安岳县的北部,从县城驱车出来,在狭窄的山路上走了2个小时,才终于到达云光村。此时,封门寺的民间文管员杨国玉牵着7岁的孙子正满头大汗地等在路边。虽然作为省级保护文物,但记者发现,当地没有任何关于封门寺的指路标牌。
杨国玉指着公路边一座100多米高的小山介绍,封门寺就在云光山的山顶上。由于不通公路,记者一行在杨国玉带领下,从山脚沿着杂草丛生的小路,穿过一片巨大的柠檬种植基地向上爬。
快接近山顶时,杨国玉转而向左边陡峭的悬崖下行进,道路被茂盛的杂草荆棘布满,左侧是几乎垂直的斜坡,右侧是陡峭的绝壁。
走了30多米,记者终于看到绝壁上搭建了一处5米多高的简陋瓦房建筑,瓦房里面有一处向绝壁凹进去的巨大洞窟,里面就是身高5.1米的结印佛。
记者现场看到,与周围赫色的石壁相比,这尊高高站立的结印佛无疑显得皮肤细嫩,色彩鲜艳,头上遮盖着周围群众挂上去的红绸,佛像前方摆放着香烛台,有大量香烛焚烧残留的遗迹,脚下还有信众送来的鲜花。
黄科进用竹竿将红绸挑开,只见结印佛立于仰莲台上,面方,螺髻,身着双领交垂大衣,左肩哲那环系搭膊牵衣襟,双手结印,项后有圆形头光。
佛像的左手平放在胸前,右手结印在左手之上,全身被彩色的油漆重绘成了四种颜色,其中外衣是红色,长袍是蓝色,左手胳膊上搭着一件牵衣襟是黄色,而佛身皮肤是粉色。
与上千年的建成历史相比,现在的结印佛无疑显得年轻而且漂亮。但从佛像与石壁连接处,可以看见鲜艳的油漆粉刷分界线,证实佛身确实是被化工油漆重绘过。
黄科进介绍,封门寺实际名称叫峰门寺,开凿于南宋,现存摩崖造像3龛23尊。该处造像1998年被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12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从题记来看,历史以来多次重绘、培修。1951年,庙宇被拆除,除了高大的结印佛,周围其他佛像多被破坏。

未涂油漆前的石刻造像。
而引发社会热议的重绘事件发生在1995年6月,当时社会上封建迷信盛行,当地群众于是自发捐资,对峰门寺进行培修,修建了保护房30余平方米。由于缺乏文物保护意识,群众聘请工匠对龛内造像用油漆进行了重绘。
时任安岳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知晓该情况后,庚即赶赴现场,发现主尊造像已被重绘,便立即予以制止,并进行文物保护宣传。其余造像未被重绘,至今仍保持原貌。
文管员杨国玉就是当地云光村村民,她介绍,封门寺里的结印佛由于地处乡村,道路难行,加上没有标牌,一般只有当地人才能找到。结印佛当年确实是被当地村民信众聘请的工匠用油漆重绘,当时自己亲眼见证,“当时大家都没有多少文物保护知识,只认为涂得好看就行”。由于传说许愿灵验,至今当地村民每月的初一十五都会上山给结印佛进香,在去年,信众们自发筹资8000多元重修了瓦房盖,为结印佛遮风挡雨。
安岳县文物保护局副局长杨中华介绍,结印佛重绘事件在网络上曝光后,引起各级文物保护部门高度重视。四川省文物保护局迅速派出文保专家第二天就赶到现场勘察,证实重绘事件确实发生在20多年前。而国家文物局也来函询问情况,并建议在目前没有更高技术可以让结印佛恢复原貌的情况下,为了保护文物,暂时维持现状。
文物多分布散
老人与狗成为文保主力军

记者在安岳县走访调查发现,被称为千佛之乡的安岳县,面临着巨大的文保压力,其中老人和狗居然是文保的主力军。
安岳县文保局副局长杨中华介绍,安岳是目前我国已知的中国古代佛教造像遗址最集中的县,早在东汉时期,安岳境内便出现了以崖墓壁刻为代表的石刻艺术形式,至隋唐时期,安岳石刻又出现了以石窟寺摩崖造像为代表的“安岳石刻”艺术。明清以后,安岳石刻又进一步发展起了圆雕石刻、各种建筑石刻、器具石刻等多种形式。安岳石刻尤以唐代造像的宏伟和两宋造像的精美著称于世,具有上承云冈、龙门,下启大足石刻的地位。

被信众涂上油漆彩装的封门寺石刻造像。
目前,全县登记的石窟寺及石刻类不可移动文物计有234处,有912处文物点,历代石刻造像10万余尊。
石刻内容涉及国保单位10处、省保单位21处,市保单位1处,县保单位15处。全县69个乡镇几乎每个乡都有大型石窟造像遗址,以佛教石窟为主,也有部分道教造像,三教合一的造像也不在少数,特别是宋代造型更是达到中国石窟艺术的巅峰。
与点多线长面广的文物现状相比,安岳县的文物保护却面临窘境。黄科进介绍,安岳县文管所自从10多年前升级为文物局之后,一直面临人手和资金紧缺问题。全文物局只有工作人员25人,却要看守69个乡镇的234处文物,无疑捉衿见肘。
为此,文保局不得不规定全员巡查文物,作为文保股股长的黄科进每年必须完成50次下乡巡查,局长每年要完成20次下乡巡查。
与专业人员的巡查相比,安岳的文物保护更多依靠当地文管员形成的人防、技防、犬防的“三防”石刻文物安保措施。其中人防就是文保局从文物点聘请居住在文物点周边的热心村民担任文管员,每月给300-1500元不等的工资。目前,全县有文管员70多人。
比如峰门寺的文管员杨国玉就是从2010年开始当上当地峰门寺的文管员,每月工资300元,因为家就在山脚下,杨国玉在劳作之余,每周可以不定期巡查文物保护现状。
技防就是大量安装防盗警报,目前已经在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基本实现视频监控,45处重点石刻文物配置红外线报警器。
犬防就是在文物点里养狼狗。黄科进介绍,由于大部分文管员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于是文保局给重要文物点都配备了一只狼狗,用于夜间防盗备勤,每月还发放200元的养狗费。目前全县共有30多只狼狗备勤。
在千佛寨景点,记者看到60岁的文管员陈素昆老人一家就住在文物点内的一个废弃佛洞里。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里,老人和老伴代洪学生活了10多年,房子里不仅有床铺,更有一个巨大的方形视频监控显示器占据在房屋中间,上面显示着千佛寨景点内各个重要文物保护点的监控现状。而在门外10多米处的一处小房子里,更是拴着一条只在夜间巡逻的狼狗。

60岁的文管员陈素昆婆婆。
68岁文管员舍命抱车轮救下被盗佛头
安岳县文保局介绍,在如此三防的情况下,安岳的文物保护依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去年,安岳县发生一起佛头被盗案,全靠当地文保员舍身抱住车轮,才让文物偷盗分子落网,被盗佛头被追回。
据介绍,去年7月26日,资阳市安岳县自治乡木鱼山摩崖造像处,75岁的郭明树和68岁的妻子潘元菊住在木鱼山下,屋后约100米处便是木鱼山摩崖造像。2011年,他接替上任文保员,负责守护木鱼山摩崖造像700多尊石刻造像。
当天中午12时许,郭明树在厨房忙活着,妻子则在靠近石刻一侧的房间内休息。“突然,我听到屋后山上有声响,最初还以为有人在砍柴。”潘元菊仔细一想,又感觉不对。为此,她赶紧出门,沿着石梯走上山去。还未见到人,不远处便传来“有人来了”的对话。
加快步伐上山,潘元菊发现,两名三四十岁的男子站在几尊佛像旁,正将刚刚敲掉的一个佛头放入黑色背包内。潘元菊一阵吆喝,但两名男子并未停止,将佛头放入背包后准备逃跑。“我边喊‘贼来了’,边跑过去使劲拉住他们背包的带子。”潘元菊说,在拉扯中,其中一名男子分两次将600元硬塞在她手中,希望她不要阻拦。“这钱我事后交给派出所了,但我当时只想把‘菩萨脑壳’留下,不让他们带走。”
由于势单力薄,潘元菊将背包带子拉断,也未能阻止两人将佛头带走。“他们一把将我推在地上,就跑了。”潘元菊说,她被推倒在崖坎旁,如果对方用力再大些,她就被推下几米高的崖坎了。
两名男子逃跑,潘元菊顾不上头部和腰部的伤势,赶紧起身追。“追他们时,他们准备打开车门,开车走。”潘元菊情急之下,舍命将已经发动的汽车车轮抱住,两盗窃分子担心出人命,只得弃车而逃。
而根据留在现场的车辆线索,警方顺藤摸瓜,将两名偷盗文物的男子抓获,将佛头追回。两名偷盗文物的犯罪分子随后被法院判处5年零9个月和2年零9个月的有期徒刑。勇追偷盗分子的潘元菊也获得了县文保局的奖励和表彰。
安岳石刻保护条例正在制定
涂绘石刻最高可罚10万

尽管如此,安岳县的文保力量依然薄弱。杨中华介绍,与隔壁的重庆市大足区相比,安岳县的文保投入就差距明显,大足区每年投入的文保经费都有上千万,专门负责文保研究的大足石刻研究院就用上百人。
而安岳石刻研究院目前只有2人,每年的保护经费只有90多万元。现阶段对安岳石刻能做的保护就只有“防渗水,防风吹”,加盖并修缮保护房,延缓石刻的损坏。
大足石刻目前是5A级景区,并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安岳县只有一个4A级景区圆觉洞,旅游收入相差悬殊。
好消息是,安岳石刻的保护现状引起了各方重视,各种相关利好政策正在陆续制定中。今年,在四川省文化厅和省文物局的支持下,委托上海同济城市规划研究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编制了《安岳石窟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与城乡规划、交通规划、旅游规划等“多规合一、高度契合”,目前正按程序报请四川省政府常委会和资阳市政府审议。
与此同时,《资阳市安岳石刻保护条例》也正调研制定之中,条例意见征求稿中规定,刻划、涂抹、燃烧香蜡纸烛、违规拍照、妆修等破坏安岳石刻的行为将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不同金额罚款,最高可达10万元。
(原标题:彩妆佛像揭开安岳石刻保护困境: 老人和狗成为文保主力)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