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龟和苏卡达哪个好养

瞧这一家子 三代研究蛇

2018年08月15日
  ○黄松给学生们示范如何正确控制蛇并提取毒液
  ○黄松在四川若尔盖县野外考察,发现若尔盖锦蛇
  ○黄松培养女儿方式之一:饲养无毒的钝头蛇做宠物。
  ○野外考察现场,黄松给学生上了生动的一堂课
  ○黄松在西藏西部高原采集到的西藏岩蜥
  ○取完毒液后,要立即给尖吻蝮进食
  ○黄松正在给学生演示如何抓捕尖吻蝮。

  梳理200多种中国蛇类进化关系

  8月3日,记者走进黄山学院生物资源研究所黄松的办公室,这里有尖吻蝮、竹叶青、眼镜蛇……还有不少蛇类标本。记者看到绿色竹叶青头上懒洋洋的红色蛇眼,虽然没开空调还是后退几步,连打几个冷颤。

  在黄松的办公室,挂着一张中国地图,鸡心、鸡胸、鸡腿、鸡爪位置分别标上记号,那是他和研究团队发现蛇类新物种的标志。地图旁边,有一张一米多长的打印纸,题为“中国蛇类生命树”,那是他和中山大学合作,历时15年,梳理了200多种中国蛇类系统进化关系。取得这些科研成绩,黄松把功劳归于团队和父亲:“很多基础知识和实践经验是我爸教的。”

  黄松现场取蛇毒。大拇指和中指夹着一条一年的尖吻蝮,食指紧紧地按住蛇头,露出尖尖的乳白色毒牙,蛇头一口咬到玻璃瓶,一只毒牙分泌出一滴眼泪状的白色液体——这个分量,20分钟内就会致人于死地。

  夏季雨多,草木葳蕤,毒蛇活动频繁。“遇到蛇有三种情况:第一种,你看到它,它没看到你,走开;第二种,你看到它,它也看到你,避开;第三种,你没看到它,它咬你了。”第三种情况咋办呢?第一,用大量的清水冲洗同时挤出毒血,并用酒或者酒精擦拭;第二,找医院救治。切忌不要扎紧伤口,也不要把伤口弄大。

  团队先后发现五个蛇类新物种

  2011年8月,在香格里拉温泉附近草坝子上,大三的彭丽芳用棍子在草丛里敲敲打打,她已经随学校科考队出来十多天了,天气太干也偏冷,一条蛇也没见过。突然,她看到一条蛇从草丛中钻出:“黄老师,蛇——”前方的黄松马上回身,一个箭步冲上来,蛇头已经伸进荆棘里,如果藏到荆棘里,那么这条蛇就逃掉了。这条蛇是没有被学术界描述过的新物种,他们给它取名:香格里拉温泉蛇。

  2008年以来,黄松团队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6项。曾带领学生先后赴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天山、塔里木、准噶尔盆地、可可西里、横断山、秦岭、六盘山、贺兰山等地野外考察,先后发现五个蛇类新物种:香格里拉温泉蛇、若尔盖锦蛇、若尔盖蝮蛇、黄家岭脊蛇和海南华珊瑚蛇。

  野外科考,难免有危险状况,有时候和死神擦身而过。

  由于黄松的学生成绩优秀,西藏大学等几所知名大学和黄山学院开展联合办学,学生科研道路更顺畅。团队里的学生有5人考入中国科学院攻读硕士、博士学位。黄松指导本科学生撰写SCI论文7篇,其中3篇在本科毕业前见刊,本科学生在校期间发表SCI论文,是非常不容易的。

  一家三代都喜欢研究蛇

  黄松家在黄山市屯溪区的一个秀丽的山坡上,家门口有一个毒蛇养殖基地,由黄松的弟弟负责。家后院山上种满蛇倒退、冬青、半边莲、凌霄花、崇楼等蛇草药。黄松的父亲黄接棠精心照顾着这些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草药。60年前,黄山市祁门县黄家岭走出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谁也没想到,这个学生物学的男孩,日后会一辈子和蛇打交道,并报效桑梓,救治了数千人。

  “中国十大毒蛇,黄山有7种,夏天是毒蛇活动频繁期。父亲在祁门蛇伤研究所工作,我从小见过太多被毒蛇咬伤的人。”黄松告诉记者,为减轻病人的病痛,父亲刻苦地研究各类毒蛇。蛇伤治疗、蛇药研制、蛇类学研究这三个方面皆有建树。

  和毒蛇打交道,每天都得万分小心。

  “你和蛇打过一辈子交道,被毒蛇咬过么?”记者问。

  “一次也没有,我小心谨慎。”黄松说,小时候,父亲让他在毒蛇池边看了整整三个月,研究毒蛇的习性。蛇爬在地上,一般不攻击人;蛇盘紧,头往后缩,那是攻击人的前兆,可得小心了。

  受父亲影响,黄松主攻蛇类学,他的爱好也影响着女儿黄巧儿,她今年高三毕业,刚刚参加完高考。“我从小看爷爷、爸爸养蛇,我的志向是生物学,我喜欢蛇。”巧儿英文很好,正在写论文,打算在国际期刊上发表。她写的新物种黄家岭脊蛇,拉丁学名打算用爷爷的名字命名,论文是献给爷爷八十大寿的礼物。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高勇 黄琼 文/摄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