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龟和苏卡达哪个好养

深圳鹦鹉案当事人出狱立规不养动物 称亏欠家人

2018年05月17日
分享到: 

点击进入下一页

王鹏与妻子的书信。

“有些事是无法逃避的”

2018年5月15日,王鹏出狱的前一天。任盼盼已经请好假。她不知道刑满释放要办什么手续,早早给王鹏曾经的狱友打电话——比王鹏早释放,“有经验”。

她买了新的毛巾、牙刷、洗发水,将屋里枕套换了,床单被褥洗一遍,还给丈夫从里到外准备了一套新衣服。任盼盼告诉新京报记者,新T恤衫,白底,正面有两团泼墨图案,一团灰色,一团红色。设计衣服的人说,这种造型比较随意的图案,含义是“自由”。

任盼盼把上述衣服一件件铺开,欣赏一阵,又叠起来收好。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儿子一凡(化名)正躺在床上,握着一只手机玩“斗地主”。两岁半的孩子,还不认识牌,手指在屏幕上乱点一气。输了也哈哈乐。最近半年,一凡基本用这种方式打发时间。

王鹏进去时,一凡只有6个月大。2016年5月17日,深圳宝安警方将王鹏带走调查,并没收家中养殖的鹦鹉。警方出具的调查结果表明,王鹏出售的鹦鹉中,有两只为小金太阳鹦鹉,学名绿颊锥尾鹦鹉,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属于受保护物种。

任盼盼担心一凡大点了问爸爸,他索性把王鹏的东西都收起来。一凡一岁半的时候,一次睡前听儿歌,刚好放到一首唱爸爸的歌,一凡突然用小手指着墙上,大声对任盼盼说,“爸爸在这里。”

王鹏在里面的大部分开支是买邮票。两年间,夫妻通过书信沟通。任盼盼在信里说些家长里短,描绘出狱后,一家人带着儿子逛公园的画面,也感叹自己现在看起来“没有血色,没有精神”。

除了报平安,王鹏在信里表达对妻子的愧疚。2018年2月3日,王鹏估摸着时间,寄出一张春节和情人节贺卡,他自己编了一首五言律诗,把诗里每个字都描黑,加粗,在底部写上 “鹏程万里,盼在心中”,将俩人名字融到句子里。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